冷妃不倾心 第2章 平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一声微小的响声,在这静寂得让人基本上难以呼吸的节奏的空气中响了,让大殿里的压抑有了一丝的缓解。站在一旁的小太监望着熄的宫灯,想上来再次直接点燃,却因为太过很紧张不小心遇到站在一旁的小太监看着熄灭的宫灯,想要上去重新点燃,却因为过于紧张不小心碰到了灯架,听到这突兀的响声,发现是自己弄出来的,小太监站在原地,双手颤抖的看着上面坐在龙椅之上的人呢,脸上紧张的要命。。...

冷妃不倾心

推荐指数:10分

《冷妃不倾心》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仙门第一婿 令人震惊就变强 良膳小娘子(上) 超脑太监 总裁家门不好进 混沌星墟 逆天绝仙 妖帝宠妻:呆萌仙子很嚣张 斗罗之最强赘婿 诸天最强道长



一声细微的响声,在这死寂得让人几乎无法呼吸的空气中响起,让大殿里的压抑有了一丝的缓解。

站在一旁的小太监看着熄灭的宫灯,想要上去重新点燃,却因为过于紧张不小心碰到了灯架,听到这突兀的响声,发现是自己弄出来的,小太监站在原地,双手颤抖的看着上面坐在龙椅之上的人呢,脸上紧张的要命。

终于,在没有看到责备的目光后,他极力克制的深呼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取下灯罩,用手中的火烛再次点亮的宫灯,接着马上无声的退到一边。

又是可怕的沉寂,似乎有一根针现掉落都会发出巨大的响声。

站在旁边的太监脸颊上都已经沁出了一层汗,却不敢抬手去擦,这时,龙椅上面的人突然站了起来朝下面走去,脚上那双纹龙靴发出的声音,听在旁边得人心里犹如千斤重的铁锤,正在敲打着巨石而发出来的。

落非花平视着前方,看着那身纤尘不染的月色长袍,因走动的双脚在大红的地摊轻轻浮动,宛若从天而降,飘逸出尘,散发出迷人的风采同时也带着一阵月宫般的寒冷,正看着,人已经几步到了她面前,停下之后,还未抬头,就感觉到头顶那道目光,冷如冰柱,让人无法闪躲。

不等上方的人开头,落非花抬头,用仰视的角度望着那张冷不可及的脸,如广寒宫不着凡尘的绝美雕塑,不是出自人间,俯视而上,那双低垂的眸子发射着暗夜苍穹一样的目光,深广如野,却又因为闪烁着的凌厉,锐利如芒。

“你不怕死?”

两片刻度完美的薄唇微张,沉冷的嗓音如冰窖冷藏的醇香佳酿,让人甘愿被醉倒的同时冰封。

感觉到下巴的酸疼,落非话平静的低头,目光依旧停在眼前那袭白得耀眼的长袍上,上扬的嘴角保持着那抹淡然的弧度,倾城的小脸上神色淡若隔庭观雪,眼底的波光犹如被雪映照,冷如绝尘。

“掠夺别人的生命能够证明的,只有残忍。”

轻灵的话语从那两瓣红唇中飘出,透出的那份冷静,让人忍不住钦佩,周围的人被这句话惊到,冒死抬头去看说话的人,烛光下,那张淡定如斯的小脸,虽然带着拒人的冷漠,却正因为那份冷漠而散发出一种摄人心魄的美丽。

离天的目光紧锁着那张合的红唇,冷凝的空气中泛着一股冰雪幽兰的味道,凌乱滴水的发丝半点都影响不了那张小脸上的美丽,美得惑人,却又冷的让人望尘莫及的气质。

有一瞬间,他那双深暗幽远的眸子里,像是被人投进去了一颗小石子,泛起了一阵细微的涟漪,却很快消失,旋即被浮出的冷气淹没。

“带下去!”

听到这一声命令,大殿外站着的守卫赶紧走进来,架起落飞花就要出去。

落非花从地上站起来,转身离去的瞬间,看到了那双依旧注视着他的眸子,那眼底似有一抹无法揣摩的复杂闪过,不知是因为烛火的闪动照射下,她产生了错觉,还是……

出去之后扑在脸上夹着雨丝的冷风,打断了她的思绪,出了大殿,才感觉到外面的空气更冷,几乎可以把人瞬间冻僵。

外面的人消失后,离天的目光又注视了一会,漆墨的眸子里仿佛蕴藏着两个无法探测的宇宙,直到听不到脚步声,那两道目光才收回。

“回宫。”

听到这两字,刚才一直处于进度紧张的两名太监,如听到大赦一样,赶紧提起宫灯,跟着已经转身离去的人,朝后面的寝宫走去。

一行侍卫架着落非花,穿过蜿蜒曲折的回廊,过了两扇守卫森严的大门,朝皇宫中最阴暗的角落里行进,一路上除了带刀巡视的禁卫,几乎都没有看到人影,除了侍卫手中的火把在所过之地照出点光亮,周围漆黑一片。

冰冷的枷锁声落下,落非花已经身处位于阴暗潮湿的地牢,刚一呼吸,空气中泛着的肉体腐烂的味道,还有难闻的臭味就扑面而来,几乎让人作呕。

地面上脏乱不堪,只有一层杂乱的稻草,落非花站在原地,还没有移动脚步,就听到一阵“吱吱”声突然从身后传来,回头看去,几只身体肥硕的老鼠目无惧怕的从稻草上走过,,看到被侍卫关进来的人,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一点逃走的意思都没有,就蹲在角落里的稻草,一双鼠目闪着寒光,似在等待眼前的人快点死去,然后饱餐一顿。

落非花看着那只老鼠,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看到里面靠墙的地方还算干净,走过去坐下,似乎被她身上的气息惊到,那只老鼠叫唤了一声,钻进墙角的一个洞口,转眼就不见了。

过了一会,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声传来,伴随着铁链被拉动的声音,落非花顺着声音看去,旁边那间牢房的阴影里竟然出现了一个人影,说是人,看着却更像是鬼。

那凌乱的长发蓬松着,因为地牢的黑暗看不到他的脸,只能隐约看到白色破烂的衣服上,那刺眼的斑斑血迹,伴随着越来越重的呼吸声和周围森冷的气息,真有种鬼魂出没的感觉。

“你也要死了吗?你也要死了吗?跟我一起走吧,我们路上做伴…我是被冤枉的,皇上皇上开恩……”

疯狂中夹杂着哭声的话如被撕碎的棉絮,带着嘶哑从破碎的嗓音发出,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跟恐惧。

一听就是喉咙被什么东西破坏了,落非花静静的看着那命死囚,脑子里闪过曾经在书上看过的古代的酷刑,其中一种,把烧红的铁碳活生生的塞进人的嘴里,然后强迫他闭上嘴……

舌烂唇焦,落非花想着,仿佛闻到了一股皮肉被烧焦发出的味道,

死?这个字在耳边响起,刚才大殿之上,那张冷酷的俊脸再次映入脑海,她淡淡一笑,好像听到的字跟自己无关,脸上仍旧淡漠如尘。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