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鬼行 第一章 起头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九点半多,我累的洗完澡便倒头就睡就睡。梦里有个可爱的妹子,我们正第一次约会,地点也不是很很清楚,只明白我们在去爬山,有说有笑的,关於一个单身狗而言,这情景很幸福和快乐。  走到半山腰时,瞥到路旁大石头上坐了一个男人。为什麽会特别注意到他?他那个不削的眼神让我直想过去的下午突然下了一场大雨,老妈开心的说刚买的纸伞用得到了,她一撑开,上头绘制的大红牡丹随之绽放,伞柄塞到我手中要我撑着,她对我说:我们这样像不像情侣?多诗情画意啊!。...

伴鬼行

推荐指数:10分

《伴鬼行》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不可名状的赛博朋克 金牌经纪人攻略 九星毒奶 重回七零:学霸小富婆 玫瑰伯爵的日常生活 体术之拳破九天 我的物品能升级 一剑行道 我是末世唯一的男人 极品全能保安



  这一切发生在上个周末,我跟家人去美浓游玩,吃吃客家料理,看看客家文化,我是没什麽兴趣的,但老母死活都要我一起来,不然这时间我应该还在电脑前看影片玩游戏什麽的。

  下午突然下了一场大雨,老妈开心的说刚买的纸伞用得到了,她一撑开,上头绘制的大红牡丹随之绽放,伞柄塞到我手中要我撑着,她对我说:我们这样像不像情侣?多诗情画意啊!

  我没有回答,只把伞压低遮住脸,观光区的人还是很多的。

  回到家已经晚上十点多,我累的洗完澡便倒头就睡。梦里有个可爱妹子,我们正在约会,地点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我们在爬山,有说有笑的,对於一个单身狗而言,这情景很幸福。

  走到半山腰时,瞥见路旁大石头上坐了一个男人。为什麽会注意到他?他那个不削的眼神让我直想过去揍上几拳,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听到我的心声,突然走向我,吓得我退了一步。只听他轻哼一声道。『你的梦也太无聊了,思春期啊?』

  画面一转,四周除了黑压压一片什麽都没有,妹子也不见了,就剩我跟那个莫名其妙的男人,我有些慌张,直盯着眼前的人打量;刚没注意到,仔细看这人似乎跟我差不多大。

  『你就不能说句话吗?我叫李朔,不小心跟你的伞回来,你可要负责啊!』他说完哈哈大笑,似乎对自己的说法感到幽默。我问他什麽意思,他说今个儿是他第三天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突然下起大雨,正愁着没地方躲,看到我跟老妈撑着一把很有意思的伞就跟着,他觉得老妈说话有趣一路听忘了要回去,我伞一收,他就被锁在伞里面一起回来了。

  这一听完,我傻了,难道我撞鬼了!?不对,这是梦,是梦没错,刚刚我还跟可爱的妹子约会呢!

  ◎

  隔天一早猛然睁开双眼,阳光透过窗帘照在我脸上,皱眉抹抹脸坐起身,看了眼床头上的小时钟,才早上七点半。今天的课是10点才上的并没那麽急,又躺了回去,脑子还有点钝不如再睡会儿。

  『欸!』

  突然一声,本来浑沌的脑子一下子清醒过来。刚那是甚麽声音?像是从房间的角落传来的,我眯起眼在房里四处看,看得不是很真切,但还能看得出甚麽也没有。

  许是听错了吧,翻过身打算继续睡。

  『欸!』

  又是一声,这次绝对不会是我听错,这声音是在我耳边响起的,我连忙坐起,头也没敢抬起来,低着看棉被冷汗直流,想起昨晚的梦,难道真不是梦?

  『你听得到吧?听得到就吱声啊!』

  汗毛竖起,眼角余光瞥见床旁边站了一双脚,穿的是刷白的牛仔裤,我颤颤的回答:你...你是李朔吗?

  『对,你干嘛一直低着头?你叫甚麽名字?』

  自己虽然相信鬼神之事,可是从来也没想过自己也会有亲身体验的一天,我决定缓缓抬头,不抬不要紧,一抬头一张脸就贴着我不到几厘米,我啊的大叫扯被开子就往门口跑。人一紧张怎麽开门都忘了,死活转不开那个喇叭锁。他妈的,快开啊!!

  後面的东西似乎缓缓走过来,我不敢回头只能紧闭双眼,耳边传来句:你逃甚麽?快告诉我你叫甚麽名字,保证不害你。

  我听得到我的牙齿在喀喀作响。「我...我叫朱池。」心想是不是要去庙里找师傅处理处理,这能在大白天出来的肯定不是那麽好对付的。

  只听到他嗯了一声,便没其他动作。我缓缓转过身,李朔站在离我两步距离的地方盯着我瞧,他看上去跟一般人没甚麽差别,只是多点透明度。「为...为什麽缠着我?我跟你无冤无仇。」

  李朔啧一声,板着脸。『在你梦里不是说了吗?我是被你们的伞带回来的。』

  这时我听到有人走上楼的声音,没多久敲门声就响起,我妈在外头喊着我是做噩梦了是不是?大呼小叫的。我连忙转开门,向後指着:妈!我见鬼了,你快看!

  我妈垫了垫脚,往我身後看,之後一脸奇怪的看着我。「小池啊,要不要洗把脸下来吃早餐?梦只是梦,不会成真的。」

  我咦了声,转头看,李朔还站在原位跟我微笑挥手。难道妈他看不到?为了不让妈受到惊吓,我只能乾笑说等等下去吃,应该是我睡迷糊了没错,让他先帮我准备烤土司。

  待我妈离开,随即关门正对着李朔,方才恐惧的感觉似乎都不见了,有的只有火气。「你想怎样?想引着我自杀好当你的替身?」

  李朔像是听到甚麽笑话,捧着肚子笑了好久。『你以为每个鬼都是冤魂吗?我觉得我好像看过你,或许你可以帮我的忙。』

  我上下打量着李朔,回想这张脸很确定自己是没印象的。

  『我想不起来我为何在那个地方游荡,找不到回去的地方,除了知道自己叫李朔之外,其余的我皆想不起来,你得帮我,容不得你拒绝,我们已经分不开了。』

  他说的真切,我只能傻愣在那,甚麽叫做我们已经分不开?非得找个机会找师父除掉你不可。

  ◎

  在漱洗到吃早餐这期间,我一直听李朔解释为何我跟他已经分不开,可是我没仔细听他在说甚麽,满脑子里转的都是该怎麽解决被好兄弟缠上的问题。在电视上看过很多方法,无非就是请专业的处理,免得越弄越糟。仿间的方法大多就是请神明做主,跟冤魂沟通,用纸钱打发掉就是了。但也有一个说法,有些冤魂当下得到钱离开,哪日前花光了又缠着你让你在烧钱花用,这有点像在学校被人勒索的意思,所以用钱疏通治标不治本。

  他似乎发现我并没有认真在听他解释,也就不再说话,安静的站在我旁边看我吃早餐,没多久好像觉得无聊,开始在我家里闲晃。无奈我妈在看电视,我没办法叫李朔别乱来,只能用眼神示意,他却看了一眼咧嘴笑继续晃他的。要是现在有符纸,我一定夹在两指间像殭屍道长那样丢过去跟他拼命,更别说揍他,说不定连摸都摸不到。我又不能跟着他在家里晃,说不准我妈还觉得我神经病。

  好不容易耗到出门上课的时间,李朔就一路跟着我到学校,他看到校门的时候停了下来喃喃自语:这里我来过…

  「什麽?」我应声,步伐还是向前,反正他一定会跟过来。

  『我来过这个地方,我也是这里的学生?』李朔跟到我旁边貌似在询问我。

  「我哪知道啊!」我压低声音,免得让人发现我在自言自语,快步的走进教室,正要跟我的好朋友王辰泓打招呼却见那人脸色一僵,乾笑的跟我说声早啊。

  我觉得奇怪,选了他前面的位置坐下後却发现他似乎在犹豫要不要换到别处去。「怎麽了?你干嘛看到我就想跑啊?」

  他没说话,只是脸色一直不好,我突然想到该不会他也看得到李朔?

  回过头,李朔还站在我旁边东看西看的,我悄声的对王辰泓说:你是不是看得到那家伙?食指指指旁边的李朔。

  还没等到回答,李朔弯下身就说:哪个家伙?

  王辰泓啊的大叫一声,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我看这样子就知道他是看到了,以前没听说过他有阴阳眼,怎麽这回看得到李朔了。

  其他人倒是被王辰泓的声音吓到,纷纷看向我们,他人缘一向好,有几个还过来关心他。我担心他会说出来,很紧张得一直在旁边看。他却只笑着跟其他人说他没事,是他刚刚没坐好差点摔下去。

  等人散了他才问我这是怎麽一回事,为什麽我身边跟了一个脏…好兄弟。

  我把当时情形都说了一遍,还不忘问他怎麽办?我会不会衰?

  王辰泓喜欢不可思议的事情,说不定他听说过甚麽法子可以帮我解决,但他只有拍拍我的手臂一脸关爱的眼神。「没有,你可能把一个小倩带回家了…就好好当一个甯采臣吧…」说完他就站起来想换位置,我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不让他走。「你想去哪?想丢下你的好朋友自己一个人先走吗?我死也要拖你下水,不准走!」

  一旁不说话的李朔这才开口。『你叫甚麽名字?我总觉得我也看过你。』

  王辰泓被那直奔脑门的声音吓住,决定假装没听到一直要甩开我的手。

  『我再问你话呢!』李朔手拍在王辰泓肩上,就见王辰泓打了个冷颤,半晌说不出话。

  我小声的要李朔放手,再怎麽说王辰泓也是我从小到大的朋友,也不可能真拖他下水。

  李朔收回手,王辰泓就整个瘫在椅子上喘。这时上课钟响了,这堂课的老师很准时,大家很快就座,我连忙匆匆在纸上写了下课老地方聊放在王辰泓桌上後,转过身面对白板听课。而李朔则是直接往教室外走去,也不知道上哪去,整整50分钟的课都没见到他回来,等我在看到他,已经是跟王辰泓在校园深处的一个伫立在池塘中央的凉亭聊好一阵子的时候了。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