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残忍

第30章 残忍

时间:2021-07-22 21:11:47来源:

她望着车里的人,乞求后,小脸上露着了未知的恐惧,哭声也一下子完全停止了,瞪大一双惊慌失措的眼睛带着里面那张带着面具的脸,好像看见了怪物像。“很不错,很嫩,我的雕儿肯定会不喜欢“不错,很嫩,我的雕儿一定会喜欢。”在小女孩惊恐的注视下,落非花听到身边人语调慵懒的吐出了这句轻幽的话,她的眸子一惊,心里的火苗突然窜了出来,正要转头说,对一个孩子都可以下得了手,可是却看到旁边的人竟然眯起了眸子,慵懒的靠在了身后的狐裘之上,压根就没有给她半点机会。。

>>>《冷妃不倾心》章节目录<<<

第30章 残忍

她看着车里的人,哀求之后,小脸上露出了恐惧,哭声也一下子停止了,瞪大一双惊慌的眼睛带着里面那张带着面具的脸,似乎见到了怪物一样。

“不错,很嫩,我的雕儿一定会喜欢。”在小女孩惊恐的注视下,落非花听到身边人语调慵懒的吐出了这句轻幽的话,她的眸子一惊,心里的火苗突然窜了出来,正要转头说,对一个孩子都可以下得了手,可是却看到旁边的人竟然眯起了眸子,慵懒的靠在了身后的狐裘之上,压根就没有给她半点机会。

外面的人听到这个命令,把小女孩推上车,小女孩似乎已经被吓得忘了哭泣,也忘了她嘴里刚才哭喊着要救的奶奶,直到马车进了一个院子停下,她才意识到自己被带离了原来的地方,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接着就要下车去。

她的哭声让落非花的眸子泛起了涟漪,本能的转过头去看身边那张似睡熟的人,却看到他的眼睛没有睁开,脸上仍旧面无表情的,小女孩挣扎着要下车,刚要出去,马车的车帘就被撩起,一个面具人出现在前面,小女孩看到后,哭声小了下去,落非话以为她又是被吓到了,却不料,小女孩在收敛了一下哭声后,发出了更为大声的哭喊,那声音明显是受到惊吓后发出来的。

落非花的眸子里闪现了一抹从未有过的异样,看着被面具人带下去的小女孩,心里竟然隐隐开始为她担忧,就在她注视被带走的小女孩时,身边的人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看到她的眸子里显露的那抹异样,紫色的眸子里似有难懂的神色闪过,接着嘴角再次勾起,带着冷冷的讽刺。

背上某处被什么轻轻触碰了一下,落非话立刻感觉到身体传来的酸麻,长时间没有移动,她的双腿几乎都失去了视觉,好一会她恢复过来后,身边的人已经闪身出了马车。

落非花随着走下马车,看到眼前竟然是一个建筑得很华贵的庭院,偌大的院落里看不到人,只有跟着马车一起来的几个神色冰冷的面具人,她还想打量,后面突然闪现了一个人影,接着身体就被冰冷的铁索套住。

她被两个面具人带着朝院落的深处走去,辗转了好一会,来到了一间看起来很普通的房前,朱红的大门打开后,落非话被推了进去,她站在门口,眼前映入眼底是一件古色古香的厅堂,放着两把红木雕花椅,一张八仙桌,正当她想回头看看身后的人是否走了时,脚下的地板突然裂开,让她还来不及反应,就掉进了下去。

身体落地的时候,落非话只感觉到一阵猛烈的疼痛,巨大的震荡让她差点被摔晕,好一会她才缓和过来,勉强站起来看着眼前昏暗一片的地方,看起来像是一个地牢,只不过进来的方式,竟然会是那样。

抬头打量着上面的出口,已经再她掉下来的时候被关闭,只有墙壁上燃着的火把,落非话揉着肩头被摔痛得地方,想到那张绝情冷酷的脸,心里升起一抹恨意,不过她马上就被一个声音吸引,听起来像是微弱的哭声,细细的,断断续续,“是谁?”落非花对着前面发出声音的暗处问了一句,那哭声马上就变大了,“哇!奶奶!我要奶奶!”

一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落非话的眉头一蹙,立刻朝黑暗中走去,过去之后看到了那个坐在角落里颤抖的小身影,一张被吓坏了的小脸上沾满了泪痕,看到她过来后,身体本能的朝后面缩去,竟然是刚才被带走的小女孩。

落非花看着小女孩,她似乎很害怕自己,咬着粉嫩的小嘴忍着哭声,眼泪却还是不停的留下来,那张似曾相识的瓷娃娃小脸,让她的心里被牵动,泛起了一丝疼痛。

“别怕,过来。”落非花慢慢想要朝小女孩走过去,却被黑暗中的什么挡住,她接着微弱的光线一看,原来小女孩被关着的地方跟她掉下里的地方,中间跟着一道黑色栅栏,从顶端通到地下,把偌大的地下室分割成两个通着的牢房。

“你……你不要过来,我不哭了……羽霓不哭了……”小女孩看到落非花要她过去,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乎的,一双乌黑的大眼睛满是害怕,不停的向她保证着,她那样子,让落非花冷寂的心再次被牵扯,丝丝的泛出了疼痛。

羽霓?她叫羽霓?这个听起来十分相似的名字,让落非花脑海子里沉寂很久的记忆被翻出来,她眸子发起了一阵复杂的波光,看着小女孩带着稚气的小脸,脸色柔和了下来。

“我不会伤害你的,你过来,我讲故事给你听。”落非花眼神淡漠的看着小女孩,清淡得语气里透着意思别人无法理解的寂寥,好像眼前的小人勾起了她心里不愿回想的往事。

羽霓听到她这么说,乌溜溜的双眼闪烁着,好像在思考这句话是不是可以相信,好一会她的小脸上的惊恐渐渐消失,被一抹懵懂迟疑的神色取代,落非花看到她那可爱的样子,露出了一抹发自内心的笑容,心想眼前的小家伙看起来很小不懂事,但却是个机灵鬼。

“你说话算数?”羽霓看着落非花,清澈的大眼睛里带着质问,声音清脆如银铃,落非花忍住笑意,心里却对她的表现感觉很有意思,突然有种想要逗逗她的想法,思索了一下,道:“我为什么要算数?”

嗯?羽霓听到这句话怔了一下,天真惹人的小脸上闪现了疑惑,接着歪着小脑袋似在思考落非花的话,这个姐姐为什么要说花算数?是哦,这倒是个问题,可是她也不明白啊?

羽霓想了半天都想不通,小脸一下子拉了下来,很是委屈的看着落飞花,明显是被她的问题难倒了,但是那抿起的小嘴分明带着不甘心,乌黑的眼睛滴溜溜的转动,像是又开始思考起来。

落非花这时可以确定,眼前这个小丫头看起来连四岁都不到,若不是生性机灵,换做一般的孩子恐怕连刚才的话都问不出来,这会就会哭了,她决定不再为难这个算起来断奶都没多久的娃娃,索性坐下来,朝羽霓招了招手。

“你不用想了,你要你过来,我说话一定算数,你那边恐怕会有老鼠。”落非话若无其事的说道,随便指着羽霓身后的一个角落,就是想吓唬她,好让她过来,这句话果然奏效,羽霓听到后,小脸上先是愣了一下,而后眨巴眨巴眼睛突然从地上站起来,略带笨拙的小身体朝落非话扑过来,小脸带着惊慌失措。

落非话看到她好怕的样子,嘴角勾起一抹不忍,但眼底却带着笑意,伸出手臂穿过栅栏一把拉住了羽霓的小手,让她做到了自己的身边,一大一小,隔着中间的栅栏靠在了一起,给人一种同命相怜的感觉。

“告诉我你几岁了?”落非话看着羽霓,眼睛始终打量着她的小脸,话问出的同时,记忆深处浮现了另外一张面孔,那面孔一出现,她的眸子里就闪过一抹隐暗的疼痛。

“姐姐,你是哪里人,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许是落非花握着她的小手,又或是孩子的天真,羽霓一坐下,脸上之前的那份戒备就消失了,她眨着乌黑的大眼睛,看着落非花,用奶声奶气的话问道,一张生动可爱的小脸,看起来那么让人心疼。

落非花望着羽霓,心里本来已经压制下去的痛,又开始有点蔓延,她轻微的呼了一口气,抑制住心里的疼痛,眼神淡凉,却还是露出了微笑,看着眼前的小丫头道道:“你又是哪里人,为什么会在街道上?”

问完这句话,落非花上下打量着羽霓身上的穿着,那双小巧的脚上穿着一双银线镶边的秀鞋,上等粉红缎子的鞋面,用丝线绣着栩栩如生的两只蝴蝶,虽然那上面的颜色已经被尘土淹没,但仍旧掩饰不了锦面在微弱光线下发出的亮光,还有罗裙下面露出的裤脚,也都是精致的滚边刺绣,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千金小姐才会有的穿着。

这个小丫头是个大户人家的孩子,落非花在心里这样猜测着,目光落回到羽霓粉扑扑的小脸上,看着她水汪汪的大眼睛,等着她的回答。

羽霓想了一会,看着落飞花,眼睛里灵动的转了一会,似乎在考虑要不要对眼前这个姐姐说实话,因为刚才她见到马车上那个可怕的带着面具的人,这个姐姐也坐在里面,奶奶跟她流落到街头上之后,曾经告诉过她,要是外一走失了,一定不能对人说出她是谁,否则会被坏人带走的。

落非花看透了羽霓的心思,不禁觉得好笑,这个小家伙比自己想的要鬼精灵多了,但她没有继续问,想看看这个机灵的鬼丫头到底会怎么回答她。

“嗯……姐姐跟那个……坏人是一伙的吗?”羽霓想了半天,嚅嗫着小嘴问出了这句话,说完,她看着落飞花,眼神偷偷的打量着落非花的脸,好像自己做错了事一样,那可爱的样子让落非花心里软了一下,唇边勾起一抹温柔的浅笑,她觉得眼前这个小女孩越来越讨她的喜欢了,让她好久不曾有过那种温软的心,此刻竟然被慢慢的融化了。

“你是在害怕那个……坏人?”落非花知道羽霓说的事那个妖孽,但话到嘴边,还是改成了坏人,似乎担心吓到眼前的小丫头似的。

“嗯,那个人好可怕,好像妖怪。”羽霓说着,脸上又露出了惊恐的神色,落非花神色淡淡的看着她,心中去发出冷笑,看来一个孩子都能那么评价他,自己称呼他为妖孽,对他来说确实很贴切。

“不是,姐姐也是被抓到这里的,你也看到了,他把我关起来了。”落非花想了一下,决定不再逗眼前的这个小丫头,她突然想到了梧州百姓中毒的事情,想知道羽霓是不是也跟其他人一样,中了那个妖孽的蛊毒,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么她是怎么熬过毒发的痛苦的?想到这点,落非花心里多了一份探究的念头。

可是这个念头冒出来,落非花有点诧异,自己竟然开始在乎起眼前的这个小丫头了,她本来不该关心这些的,不管是那个世界,还是这里,都已经没有再跟她有关系的人了,为什么现在……

“那姐姐能带我逃出去吗?这里好黑啊,我想回家。”羽霓听到落非花这么说,突然抓住她的双手,小脸上露出了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周围的黑暗,眼睛里带着害怕的神色。

落非花去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是她不想,而是,她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出去,想到那张妖邪冰冷的脸,她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如果自己可以出去的话,当然一定会带上这个小丫头,送她去找她的奶奶。

“吱……”正在落非花考虑该怎么回答羽霓这个问题的时候,暗室的上面传来一声响动,好像是有人踩在地板上发出来的声音,接着就听到了有人走在上面的脚步声,落非花本能的把羽霓拉近,让她更靠近自己身边,而后脸上浮现了冷冷的警觉。

上面的脚步声停止之后,落非花抬头看着自己掉落下来的地方,那脚步声就是在那里传来的,她猜测着可能有人会进来,但应该不会是跟自己一样的方式,这时,她突然想起羽霓是怎么被关进来的,看她似乎一点都没伤到,一定不是从上面掉下来的。

落非花正想问问羽霓,关着她的那侧暗室突然传来了轰隆的响声,黑暗中的一道墙壁突然打开了一个缺口,是一扇石门,落非花跟羽霓同时转头去看,两个带着面具的人走了进来,手中举着火把,看到贴着牢栏跟落非花坐在一起的羽霓,迈步朝她走了过来。

97

冷妃不倾心

在现代冷血无情女杀手再次穿越中国古代,凤逆九重天。他是倾国倾城的五皇子,冷谈出尘,却对她一见钟情。她冰冷如洁,视他为仇敌,却奇异的救了他。宫廷的尔虞我诈,爱恨情仇。已经邻近深夜,北朝紫禁城,偌大的皇宫在苍穹暗夜的笼罩下,仿佛被罩上了一层神秘的薄纱,异常的安静。。……

作者:笑眯眯类别:灵异鬼怪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