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惨死

第26章 惨死

时间:2021-07-22 21:11:45来源:

落非花静静地的站着,瘦小的身影如静止不动在那里的精工雕像,眸子里的神情恍若一瞬间凝成的湖水,也没丝毫的波澜,上面的人望着她的表现,嘴角的讽刺逐步加深,妖瞳像的紫眸泛出鄙夷更加惨不忍睹的画面还在后面,被雪雕踩住的男人喷出一口鲜血后,并没有立刻死去,一双眼睛睁大,嘴里不停的喘着粗气,脸上的表情已经看不清是什么,喘息了一会他似乎想要抬起头,这时落非花看到,他的眼睛里闪过的那丝求生的希望,看着大殿之上的人,似还想渴求到最后的赦免。。

>>>《冷妃不倾心》章节目录<<<

第26章 惨死

落非花静静的站着,瘦弱的身影如静止在那里的精工雕像,眸子里的神情仿若瞬间凝结的湖水,没有丝毫的波澜,上面的人看着她的表现,嘴角的讽刺加深,妖瞳一样的紫眸泛出鄙视,这么快就怕了?

他大手对着雪雕一挥,失去手臂发疯的男子已经跑到了大殿门口,只要再过哪怕十几米秒的时间,他就可以逃离这里,可就在他看到外面的阳光,觉得看到了希望的时候,一双巨大的钩嘴闪电般从身后将他噙住,之后还不等他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接着就被一只巨大的雕爪踩住,“噗!”一股鲜红的血水如喷泉一样,从他的嘴里喷出,五脏六腑似已被雪雕的那只巨爪踩碎。

更加惨不忍睹的画面还在后面,被雪雕踩住的男人喷出一口鲜血后,并没有立刻死去,一双眼睛睁大,嘴里不停的喘着粗气,脸上的表情已经看不清是什么,喘息了一会他似乎想要抬起头,这时落非花看到,他的眼睛里闪过的那丝求生的希望,看着大殿之上的人,似还想渴求到最后的赦免。

可是雪雕已经等不急了,刚才它已经得到了主人的同意,眼下这个人就是它的美餐,两双狰狞的雕目转动了一下,尖锐的钩嘴向下,立刻豁开了男人的胸膛,落非花盯着眼前的一幕,眨眼之间,雪雕的嘴里就多了一样东西,鲜红闪亮,挂着血丝,还在微微跳动,正是那个男人的心脏。

雪雕撕咬着男人的心脏,几口吞了下去,嘴角上被鲜血然后,而下面的男人身体发出最后一阵抽搐,双眼睁大,随后没了气息。

看到男人死去,雪雕似乎也变得更加贪婪,像是之前忍受了很久的饥饿,用力爪踩住男人的身体,滴血的钩嘴不一会就把男人胸膛里面的内脏全部都掏出来吃掉,很快,男人尸体上半身的肋骨就露出来,白森森的肋骨周围的肉被撕咬得血肉模糊,若是周围站着一群普通人,肯定已经被眼前血腥的场面吓得没了魂。

但周围的人,除了始终沉默不语,小脸仿若被冻住一样紧绷的落非花,其它的人都像石化一样,没有半点动静跟反应,只有大殿之上的人,妖异的紫眸看着自己的坐骑那样残冷的表现,嘴角始终保持微微上扬,目光冷冽如寒冰,时而变化出诡异的光芒,一副司空见惯,甚至还带着欣赏的神情,毫不掩饰的表现出他这世间绝无仅有的冷血。

他目光绝冷,扫过吃食的雪雕后,回落在落非花静默的身影上,锐利如芒的盯着落非花的小脸,想要看到她受到惊恐后的表情,但是,那张精致白皙如凝雪的小脸上,除了泛着冷淡平静之外,再没有其它,紫色眸子微微眯起,发出一股死神般冷凝而威险的气息,似乎因没有看到那张小脸上表现出恐惧而感到不满。

雪雕一下一下的啄吃着,吃的津津有味,它吃光了男人上半身的肉,似乎对那双死不瞑目,圆瞪着的双眼感到不满,硕大的雕头一点,尖嘴向男人的脸上一刺,一只眼珠就被它的钩嘴从男人的眼眶中掏出,还不等人看清就已经被它吞咽到肚子里,接着只是眨了几下眼的功夫,男子的脸就已经被啄的面目全非,血肉模糊。

落非花眨动了一下眼睛,似因为长时间的注视而感觉到不适,她感觉到那道紧盯着自己的寒澈目光,慢慢低下头,嘴角牵动了一下,像是不忍再看下去。

“如果你向他那样求我,也许我会考虑让你死的好看一点。”雪雕已经快把男子整具身体都吃完,上面的人幽幽的开口,轻飘飘的语气,透着极地冰池的寒意,回荡在整个大殿之内,跟周围漂浮在空气里,几乎让人作呕的血腥味搀和在一起,让人的灵魂都不禁一颤。

他说完,紧盯着低头沉默的人,那明明优雅却又透着邪气的姿态,像极了来自地狱掌管人类生死的冥王,对眼前的人作出了死亡的审判,却又要她感恩他出于玩兴的怜悯。

如此残忍,果真是有妖性,没人性!

落非花心里冷冷讽刺一声,缓缓抬起头看着高高在上的人,对视上他那双居高临下,充满了妖邪与霸道的紫眸,唇角上扬,绽出一抹浅笑,若微风拂过静止的湖面,冷淡安静。

“你放心,我一定不会死的很难看,但要是求你,恐怕要等到你做梦的时候。”她说完,清澈的眸子里泛起一阵微笑的涟漪,分明是对上面人说的话毫不掩饰的嘲笑。

那双紫眸似乎幽暗了一下,周围的森冷阴暗好像凝结了一秒,但是马上,那张妖冶如罂粟花瓣的红唇轻抿一下,发出一声更为不屑的讽刺,看着下面淡定如斯的人说道:“你一点都没让我失望,我要好好奖赏你。”

奖赏?落非花听到这句话,眸子里闪过一抹疑惑,但马上就明白了这句话,是那个妖孽说的反话,他说的奖赏,恐怕是接下来要对自己作出什么无法想象的事。

落非花的这个念头刚在心里闪过,旁边的雪雕就发出一阵恐怖的低鸣,像是理解了主人的话,巨大的翅膀抖动了两下,周围立刻刮起一阵不大不小的冷风,扑在落非花的脸上,她立刻闻到了那股被吹来的浓稠血腥味。

落非花转头看过去,雪雕脚下的人已经变为一堆挂着血肉的白骨,那颗头发散落的脑袋上,凸显出血红泛白的骷髅,让人一看心里就会忍不住发颤。

她还没有时间猜测,接下来自己会被怎么样,身上的铁链就传来一阵晃动,两个握着铁链的面具人一挥手,落非花身上的铁链松动了一下,接着落在了地上。

“哐当!”一样东西在从空中飞来,带着一阵疾风掉在落非花眼前的地面上,她低头一看,是她之前遗落在绝崖上面的剑。

“拿出你的本事,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否则我会改变主意,你会死的比他还要难看。”银色的面具下,那抹精致完美的下巴微微上扬,红艳的薄唇轻吐出这句话,红袍下姿态撩人的修长身体轻微转动,调整了一个更加诱惑的姿势,注视还没有完全理解这句话的落非花,等待着即将开始的好戏上演。

落非花还在疑虑,看着脚下的剑琢磨着上面人的意思,就看到他朝雪雕随意的挥了一下手,雪雕发出一声进攻的嚎叫,立刻朝落非花扑来。

落非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眸子里的神色一冷,迅速捡起地上的剑,雪雕的翅膀带着一阵疾风就朝她的身体打过来,落非花身体向后一闪,同时挥出手中的剑朝雪雕刺去,雪雕的翅膀收回,向后一退,躲开了她的剑锋,等落非花刚一站稳,它立刻发起第二次攻击,巨大的爪子微蹲,蹬住地面向上一纵,腾到了半空,两只巨大的翅膀一扇,立刻刮起一阵强烈的风,让下面的落非花几乎睁不开眼睛。

雪雕的双眼射出一阵凶光,趁着落非花抬手遮挡的空档,巨大的身体升到大殿顶上,迅速回转如一道白光一一般俯冲向落非花,暗红血液侵染的钩嘴张开,带着尖锐刺耳的叫声,直冲向下面那个还危机闪躲开的瘦小身影。

落非花眸子一眯,握剑的手一紧,看着雪雕,眼底升腾起一道冷冷的杀气,看着冲自己闪电攻击而来的大鸟面色冷如冰封,丝毫没有要闪躲的意思,她瞅准机会,在雪雕能撕碎一切的钩嘴到达自己眼前的时候,迎风而上,双手握剑对准雪雕的钩嘴,电光火石间劈出一剑,同时身体向后面一准,利落的闪躲开雪雕翅膀的攻击。

雪雕习惯了见到自己仓皇而逃的人,对落非花如此无畏且气势凌厉的反击有些始料未及,落非花的剑快如疾风,带着雷霆般的气势,甚至让周围的人都有点意外,那样弱小的身体竟然可以爆发出那样的力道。

淬不及防的,雪雕的钩嘴被那把寒铁打造的剑砍中,若不是它常年生长的异域的绝顶冰封之上,加上主人的调教有了灵气,身体虽然庞大,但却异常的灵敏,所以在落非花的剑劈山他的钩嘴时,它立刻收回力道,顺着剑风的力量把头一偏,剑锋在它的鸟嘴上划过,滑偏到一边。

一人一雕过了第一会回合的险招,各自退到后面,落非花喘着气,眸子里的冷气继续上升,缓和了一会,她

的手指张开,而后握紧手中的剑,心里坚定的打算,这次,她收拾不了上面那个妖人,也一定要把这只妖孽的鸟砍成碎片。

雪雕从空中落下了地上,这次似乎准备改变战术,从地面进攻,一双圆瞪的眼睛泛出了带着仇恨的光芒,看着眼前这个一次一次伤了它的渺小人类,挂着血丝的嘴角发出一阵阵渗人的低鸣,好像是准备屠杀之前发出的暗示。

大殿之上的人静静的依靠在上面,修长的身形如倾泻流淌的水银勾勒出来的完美线条,墨染的青丝被大殿里偶尔涌动的阴风吹动发梢,曼舞轻摇之间,带动起无限妖娆而邪气的诱惑,那始终勾着的唇角,神秘而幽冷的紫眸,随意慵懒的姿态,好像一个高高在上的,统治魔界的冷血妖王,而眼前的人雕惨烈大战,随时都会上演的血腥画面,不过是他休闲的时候,用来调节兴趣的观赏节目。

那诡异的神态,无情冷血的笑意,让整个大殿中的气氛变得更加寒冷阴森,落非花用眼角余光快速的扫了一眼上面的人,嘴角勾起,不等雪雕发出进攻,身体一闪,手中的剑华为一道历风,朝着那只看似行动迟缓的大鸟冲过去。

雪雕也不慢,在落非花过来的时候,两只粗壮的爪子踩在地上,发出结实沉闷的响声,仿若整个大殿都被震颤了,一对翅膀一张一缩,迎着对面冲来人上去。

一个人一只雕对上的瞬间,大殿里立刻刮起一阵强风,墙壁上调动的烛火不停的摇曳着,周围站着的人却没有丝毫的动弹,只有那石椅上的人诱惑身影,透过面目遮挡着绝冷目光,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上演的血腥搏斗。

几个回合下来,一人一雕仍旧看不出胜负,偶尔雪雕的力爪跟锋利的剑刃摩擦在一起,发出一阵呲呲的火花。

“呼呼!”雪雕突然用力张开两只巨大的翅膀,大殿内的火把被它的翅膀带起的风刮的剧烈的抖动,风起之时,雪雕巨大的身影朝落非花冲过来,在落非花忍受扑面而来的大风之时,它张开钩嘴朝落非花手中握着的剑扑闪而下,落非花被风中带起的灰尘迷到眼睛,不得不眯起双眼,只感觉眼前一个白影朝自己过来,她立刻睁开眼睛,说时迟那时快,雪雕的钩嘴一把噙住了落非花手中的剑,之后用力一甩,落非花只感觉手中的剑被一股强大的力道抽离,就要脱手而去,她立刻明白了眼前这只白色大鸟的意图,它是要夺了自己的剑,而后就更好的对付她。

落非花眸光一冷,身体向上一纵,握紧手中的剑,顺着雪雕的力道朝旁边飞过去,同时瞅准机会,左手张开,凝聚力道,对准雪雕张开的翅膀,用力抓住,而后一扯,“嗷!”雪雕发出一声低嚎,钩嘴松开了落非花的剑,而落非花也稳稳的站在了它旁边的墙角,手中多了一把翅根带血的羽毛。

她把那把羽毛拿在手中,吹了一口气,白色的羽毛从手中飘落,弧度完美的嘴角扬起,眼底带着对雪雕的冷嘲,那眼神挑动了大鸟仇视的神经,不等她出手,身体再次攻击过来。

这次落非花已经打定了一个主意,她对雪雕的攻击只守不攻,慢慢的朝大殿当中的一个石柱前退去,雪雕以为落非花是招式用尽,已经快没有了还击之力,一双雕目发射出仇恨的红光,攻击速度更快,眼看着就要把落非花堵在了石柱前面。

97

冷妃不倾心

在现代冷血无情女杀手再次穿越中国古代,凤逆九重天。他是倾国倾城的五皇子,冷谈出尘,却对她一见钟情。她冰冷如洁,视他为仇敌,却奇异的救了他。宫廷的尔虞我诈,爱恨情仇。已经邻近深夜,北朝紫禁城,偌大的皇宫在苍穹暗夜的笼罩下,仿佛被罩上了一层神秘的薄纱,异常的安静。。……

作者:笑眯眯类别:灵异鬼怪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