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妃不倾心 第5章 挑衅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她的话确实是在挑衅,离天望凝望着眼前的人,若此刻也不是在光线灰暗的牢房里,不是在那月光如流水的桂树下,再身穿一袭轻盈灵动的罗裙,那抹笑肯定是不染俗世的仙子所有,即使带可那双眸子里的目光,却像是暗夜天幕之上的银河,波光璀璨,永远都不会被扰乱,到底她的内心为何那样的强大,是什么力量可以练就如此一个女子?这种好奇心升起之后,离天的心竟然萌生了想要探索的念头。。...

冷妃不倾心

推荐指数:10分

《冷妃不倾心》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仙门第一婿 令人震惊就变强 良膳小娘子(上) 超脑太监 总裁家门不好进 混沌星墟 逆天绝仙 妖帝宠妻:呆萌仙子很嚣张 斗罗之最强赘婿 诸天最强道长



她的话确实是在挑衅,离天望凝视着眼前的人,若此刻不是在光线阴暗的牢房里,而是在那月光如流水的桂树下,再身着一袭轻盈的罗裙,那抹笑一定是不染凡尘的仙子所有,就算带着那份冷淡,一样会让人倾慕瞩目。

可那双眸子里的目光,却像是暗夜天幕之上的银河,波光璀璨,永远都不会被扰乱,到底她的内心为何那样的强大,是什么力量可以练就如此一个女子?这种好奇心升起之后,离天的心竟然萌生了想要探索的念头。

“打开牢门。”这一声发出,吓了旁边的主事太监浑身一震,门口的守卫听到命令迈下台阶走过来。

“皇……皇上,万万不可啊……”

主事太监嘴里说着,脸上汗珠如雨,看到离天脸上的不可动摇的峻冷,身体坚硬的退到了一边,守卫走到牢门口,拿出钥匙开了上面的铁锁,拉开了牢门。

落非花站在距离门口一步之遥的位置,没有丝毫要退缩的意思,如果外面的人跨进牢门,将会跟她站在最近的距离,那样的距离,可以感觉到对方的呼吸。

这个预想刚消失,脸上一股属于男性冷漠的气息扑面而来,带着那特有的淡淡香气,提拔的身影瞬间罩住了她的较小,仰起头就看到一抹刀刻般线条分明的下巴,挺直的鼻梁上面,俯视的眸子泛着冰冷的光芒。

落非花仰头,小巧圆润的下巴高度刚刚触及那袭龙袍的襟口,上面紧抿着的薄唇带着冷感,她看着头顶那双眼睛,灿然一笑,充满了迷惑的味道,“皇上,以后就忘记见过我这个人吧。”

话语落下,一柄锋利的匕首悄无声息的抵在了离天的胸前,这一瞬发生的太快,连离天都没有发现,他以为她不过是个性情冷淡绝情的弱女子,却不想她的出手之快,竟然让他来不及防范,他甚至在心里微微的疑惑,刚才是受到了她的引诱吗?

“你以为朕会被你要挟?”

离天低头头,垂着的眸子没有半点被挟持的慌乱,醇厚富磁性的声音里那股冷漠君王的气势丝毫不减,似乎落非花手中的不过是一阵绣花针,而不是一把能杀人的匕首。

落非花的眸光闪烁着雪色般的光芒,嘴角依然挂着笑。

“我知道你不怕,但是有人会怕。”

“让我出宫,否则我会杀了皇上!”

后面的主事太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刚觉得落非花说的话有些奇怪,抬头就看到她的手中拿着什么对着皇上的胸前,等他明白了落非花的意思,立刻吓得跪在了地上。

“皇上…你……你竟敢行刺皇上……”

落非花眼神始终看着离天的脸,手中的匕首已经划破了龙袍。

“我当然敢,因为我没有顾及。”

离天盯着落非花,听到她说这句话,分明看到了她眼底闪过的淡淡的落寞,没有顾及?难倒她没有家,没有让自己牵挂的人?

“皇上……”主事太监摊在地上,看着离天不知改如何是好。

“按照她说的做。”离天头也不回的下令,主事太监慌忙从地上站起走出去。

“来人呐!快来人呐,有人行刺皇上!护驾!快来护驾啊!禁卫军……”

外面很快传来了阵阵沉重的脚步声,伴随着铠甲跟兵器摩擦的声音越来越近,离天的眼神始终幽深,看着落非花的小脸,没有一点波动,眼睛始终都没有朝她手中的匕首看去。

黑白分明的眸子,盈盈波光中倒映出他没有变化的俊朗容颜,好像自己沉浸在了两汪湖水中,那饱满莹润的朱红唇瓣,看着竟有种想要品尝的念头。

倏地,离天勾起了一抹笑容,笑的那样的突然,带着倾倒众生的魅惑,落非花的眸子眨动了一下,手上的匕首却没有松开。

他笑了,竟然是那么的迷人,刚才她的心竟然有瞬间的空白,虽然是那么一会,但足可以让她失去警觉,突然想到这是他的计谋,落非花听着到来的脚步声,毫不犹豫的扯过离天的龙袍。

“转过去!”

离天没有说话,按照落非花说的准过身,落非花将刀抵在了他的后腰,推着他朝外面走去,出了地牢,皇宫的护卫跟禁军已经赶到,手持火把的皇宫禁卫将落非花跟离天包围,手中利刃闪着寒光统统指向了她,上面,是从四个方向瞄准她的弓箭手,

“臣救驾来迟,请皇上治罪,大胆女子,你是什么人,还不快点放开皇上!”

说话间,一名穿着一品武将官服的男子穿过后面的禁卫,来到了离天跟落非花的面前,看着被挟持的离天,拔出腰间的剑,对落非花厉声说道。

落非花看着来人,棱角分明的五官充满了男子的阳刚之气,握着剑的手青筋爆出,看似已经准备对她出手,她的目光收回看着离天。

“让他们退下吧,我只是想离开,不过要是他们想留下我,那么也许我会改变主意。”

离天的眼神始终没有变化,他看着那张冷若凝雪的小脸,感觉到身后那只紧紧搂着自己腰的纤弱手臂,若那双剪水双眸里没有满是冰芒,他也许会饶恕她之前犯下的任何错误。

可是现在,就算她的手中紧握着匕首,那锋利的匕首已经深深的刺进了他的衣服内里,甚至可以感觉到锐利的刀尖已经触碰在了胸口的皮肤上,已经能感觉到了丝丝的疼痛,可就算是这样,他还是没有想杀了她的念头。

“退下。”

“皇上……这……臣不能不顾皇上的安慰。”

“我说退下。”微微升高的语调带着少有的不悦,离天看着眼前对自己忠心赤胆的蔺莫尘,语气冰冷的又说了一遍,带着不可违逆的气魄。

“是。”

蔺莫尘命后面的人让到一边,却仍旧一脸警觉,距离几步之外站定,他看着离天,又看了看落非花,这里是戒备森严的皇宫,她是哪里来的女子,那眼神,好像压根没把他们这些人放在眼里,那份冷静自若,连他这个经生历死,对生死都置若罔闻的人都不禁为之佩服。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