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扬刀 第2章 三湘有快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青衣男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倒是意犹未尽。但是,那个老大依旧伏在他身上,汗水淋漓,差点儿没将他的青衣全湿,这未免太大煞风景,这傻老大的体液与少女的香津那真有天壤之别啊。他不董阿毛大惊,“你,你怎么知道我们是打劫的?”。...

四海扬刀

推荐指数:10分

《四海扬刀》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重生之宠夫千百遍 道君 无限地球卫士 凝雪见之嫡女攻略 从漫威开始报答祖国 万道剑尊 最强逆天神医 万亿富婆爱上我 神洲:鬼谷传人 重生欢姐发财猫



青衣男无奈地摇摇头,貌似意犹未尽。不过,那个老大依然伏在他身上,汗水淋漓,差点没将他的青衣湿透,这未免大煞风景,这傻老大的体液与少女的香津当真有天壤之别啊。他不禁恼怒,“你们几个,这是要干嘛,打劫呀,哼,就凭你们的德性,信不信我分分钟用三湘快刀削死你们!”

董阿毛大惊,“你,你怎么知道我们是打劫的?”

韩迂却是冷冷一笑,“小伙子,别拿三湘快刀吓唬我们,告诉你们,我们就是去找三湘快刀门的。”

老大恨恨地推开后面四人,“你们少废话,不就是去打劫三湘快刀门吗,干嘛要闹得地球人都知道啊,低调,低调,妈的,你们懂不懂!”

摊主见这五人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样子,心里一阵阵地发怵,他本着和气生财的原则,很客气的对老大说:“这位大爷相貌堂堂,威风凛凛,一定是老大了。”

老大整了整紧贴在身上的衣衫,一脸的冷酷,“嘿嘿,算你有眼光,没法子呀,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咱这老大,就是那么显眼!”

摊主诚惶诚恐地说:“既然老大刚才说要去打劫三湘快刀门,那么,我想几位一定不熟悉这里吧。”

“是的,我们初来乍到,咋的啦。”董阿毛嗡声嗡气地说。

摊主陪着小心说:“没事,其实,三湘快刀门就在前面的十字路口,几位为什么要在我的小摊子上流连呢,这不是舍本逐末吗?”

“流连,是臭臭的榴莲吗?”董阿毛在问,这是他一贯的作风,不懂就问。

韩迂恼怒地说:“董阿毛,你这是作死啊,那个臭臭的榴莲是给坏女人吃的,而这流连是流连忘返的意思,两者之间,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哦,我知道了。”董阿毛依然在问,“可是,那个舍本逐末又是怎么回事呀?”

“就是隔靴挠痒,挠不到痒处。”老大恨恨地说:“笨蛋,快点走,别在这里给老子丢人现眼了。”

“是,笨蛋!”另外四人一起答应,他们说的语焉不详,让人很难界定这“笨蛋”是自认的还是指向他们老大的。

不过,他们的步伐却更加的一致,大踏步地向前走去。

两边的行人如波浪一般闪开,看来,所有人都是一个心思,这几个另类还是少惹为好。

青衣男笑笑,“老板,难道真的有三湘快刀门吗?那可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呀!”他有点依依不舍地将斫龙刀放下,这把刀如此地贵重,他实在是不敢心存妄想的。

老板说:“那是必须有,要不然,我这把斫龙刀又从何而来呢,这就是先有鸡后有蛋的道理呀。”

青衣人说:“可是,他们真的是去打劫的呀!”

老板一脸莫测高深的笑容,“那么好吧,我这把斫龙刀就送给你去维护人间正义吧!”

“啊,送给我,这么好的宝贝,你居然送给我。”

“对呀,我已经说过了,只要谁能说出这把刀的来历我就送给谁,真没想到,你居然对它了如指掌,可以说是远远超出了我的期望,这把刀,舍你其谁也,小伙子,接刀吧!”老板双手捧着斫龙刀,郑重其事地递给青衣人。

青衣男略一犹豫,还是恭恭敬敬的接过斫龙刀,“老板,谢谢你,我,我一定要用这把刀来维护世界和平!嘿嘿,不,扯远了,我,我这就去三湘快刀门,绝不能让他们为所欲为!”

老板平静地望着青衣男转身离去,青色的身影很快淹没在人群中,他轻轻摇摇头,“三湘快刀,这难道真的就是三湘快刀吗,怎么连我自己都不相信呢!”

五名黑衣人在大市上横冲直撞,很快来到了十字街口。

“大家注意一点,前面就是十字街口了,三湘快刀门就在那里,这是我们的处女秀,形象,形象,我们千万不要让他们看扁了!”老大在谆谆教诲。

五人更加夸张的昂首挺胸,不过,由于刚才一番折腾,出汗太多,衣服都紧紧地贴在身上,这一挺胸不要紧,只听一片衣服撕裂的声音,整齐划一。

第二个人看看自己胸口处那条长长的缝隙,不免痛心疾首,“啊呀,我的光辉形象啊,就这么撕啦!”

董阿毛说:“老二,看来我们这是出师不利呀!”

老大瞪了一眼董阿毛:“老五,你胡说什么哪,我们形象固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我们的内涵!这次就算了,以后注意点。老三,准备踢门。”

老三走在中间,他最是壮实,蹬蹬蹬向前几步,坚硬的街面竟然一阵阵地颤抖。

董阿毛大是敬佩,“我们老三一声吼,地球也要抖三抖!”

五人一起停在一家门前,老三威风凛凛地站在大门中间,一双大眼死死地盯着紧闭的大门。

这家的门楣上浓墨重彩地大书几个大字:“梦发轩”。

更为有趣的是,梦发轩的大门上竟然裱了一副楹联,粉底镏金,气派非凡。

上联是,“三湘快刀,刀锋须从磨砺出。”

下联是,“四海扬名,名声尽在须眉间。”

不过,有意思的是,对联上面的前四个字,也就是“三湘快刀”和“四海扬名”,明显要大得多。而且笔力端庄,古意盎然,大有中华文化之余韵。

而“刀锋须从磨砺出”与“名声尽在须眉间”这十四个字却要小很多,虽然小得多,但是由于字太多,还是占了很大的篇幅,甚至于一直写到了大门的下面,最后那个“出”字和“间”字,竟然紧贴着地面,不免沾染了好多灰尘,只能看出个大概轮廓。

最绝的是,这十四个小字,却是介于行楷之间,与上面的大字显然不是同一种风格。

再看大字与小字的成色,大字色彩黯淡,显然是多年以前便裱在上面,而小字则是色彩艳丽,明显是后缀上去的。

所以,这副楹联乍看之下,不免显得不伦不类。

老二仔细端详着这幅楹联,“嘿嘿,原来所谓的三湘快刀门只是一个理发店呀,杜大少不会搞错了吧。”

老大嗡声嗡气地说:“杜大少一向英明决断,怎么会搞错。”

老二见老大反对自己,脸上有点挂不下去,他尴尬地笑笑,“嘿嘿,我看这楹联真心不错,寓意深长,明明写的是理发,却不着痕迹,颇为耐人寻味。”

韩迂说:“这对联明显的不符合规矩,上下联都有一个‘须’字,重复,一点也不通。

老二冷笑,“你个死咸鱼,你还真以为自己是大文豪韩愈呀,人家上一个须字是动词,或者是形容词,后面一个却是名词,你懂不懂的。”

董阿毛立即果断地学着老二的口气责问,“你懂不懂的?

老大点点头,“你们都给我住嘴,老二分析的虽然有道理。不过,据我多年闯荡江湖的经验,越是高深的门派,他们越是擅长隐藏,这就叫大隐隐于市。这三湘快刀门名扬三湘,越是张扬,越不容易引人注目的。”

老二说:“对,也只有我们老大具有政治家的眼光,文学家的头脑,战略家的思维,经济家的狡猾,哦,不是,是,是睿智,才能高瞻远瞩地发现这个惊天的大秘密。”

董阿毛却是迟疑地说:“老大,人家大门紧闭,这是不待见我们哪。”

韩迂说:“废话,你说谁愿意劫匪上门的。”

“可是,我们的脸上又没有写着劫匪两个字,他们又怎么知道,说不定,他们还以为我们是上门来理发的大客户哪。”

老大说:“老五这一次没有犯傻,对,我们就是要假装来理发的,等敲开门,我们再凶相毕露,哥几个,你们看怎么样?”

老二说:“老大这主意好是好,不过,那个凶相毕露有点不符合我们的身份,我看不如叫原形毕露。”

韩迂呸了一声,“老二,你说的还不如老大说的好听,说得我们一直是坏蛋似的。我看干脆叫……妈的,这事以后再说,老三,敲门哪。这家人也真是的,大白天不做生意,居然关起门睡大觉。一看就是一个不务正业的主。”

老三举起他醋钵大的拳头在大门上敲了几下。

“咚咚咚”茶色的玻璃门一阵剧烈的晃动,就差没散架。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