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畅游之寻真我 第一章 生死无错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后家长望子成龙的心愿能达到了魔咒的地步。基本也没玩伴儿的叶航潜意识明白,不深入了解这个世界,以后会寸步难行,父母越是不想你深入了解的他越是去深入了解。人在孤独、寂寞孤独中最容易不会产生的是自闭、极度自卑、狂燥等等若干的负面情绪,起码在高中之后叶航的所有知识(于田...

小说推荐:重生之宠夫千百遍 道君 无限地球卫士 凝雪见之嫡女攻略 从漫威开始报答祖国 万道剑尊 最强逆天神医 万亿富婆爱上我 神洲:鬼谷传人 重生欢姐发财猫



  公元2015年春季,一辆不起眼的面包车行驶在江边,对于这种经常超载的小货车,速度已经超标了…叶航28岁,普通大专毕业,为人处事以君子之交淡如水为准,故而在高中在大学经常被人称作叶大师、叶道人。为人古怪,性格温顺,属于可欺负对象,却不能欺负过火的那种。小时候家穷不能补充充足的营养,在高中普遍一百二的体重面前,他这一百零几斤已经属于偏瘦了。自小在农村长大与野惯了的孩子又有些不同,几代贫农,改革开放后家长望子成龙的心愿达到了魔咒的地步。基本没有玩伴的叶航潜意识知道,不了解这个世界,以后会寸步难行,父母越是不想你了解的他越是去了解。人在孤单、寂寞中最容易产生的就是自闭、自卑、狂躁等等若干的负面情绪,至少在高中之前叶航的所有知识来自于田野来自于小说,射雕三部曲,射雕、神雕、倚天,天龙,侠客行,鹿鼎记,这一类剧情开阔,意境积极的小说让叶航或多或少的将很多道理刻在脑海中。更有趣的是,小说营造的种种气质飘渺,天地逍遥,又于学校的各类文言文社会环境相类似,“舟遥遥以轻飏,风飘飘而吹衣,问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微。”“涝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渔舟唱晚……爽籁发而清风生,纤歌凝而白云遏”不算多也不算少的优美诗篇滋润着叶航的心灵,慢慢的形成了一套自己的处事方法,让本来带有的那丝刻薄、浅显,慢慢被剔除,人性的真善美不断地被发掘沉淀。不过这是一个新生的社会总有这样那样的不公平,考公务员永远第二,好不容易第一了,面试不过关,一次次的重复,当叶航抬起头来看天的时候已经毕业几年了。从一开始叶航就选择了一条浪漫逍遥的人生模式,然而这个社会不需要这些,对于社会而言,浪漫逍遥能够带来经济增长的话,倒可以考虑一下。瘦弱的叶航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开始了自己的高中生涯,成绩不理想的情况下,无奈的选择了艺术生。文化课基本放下后,武侠梦却悄然袭来,羽毛球拍挥舞,体育生器材使用,每晚独自一人拉韧带,叶航心中淳朴的想到现在没人教我,没有明师那我就给自己坚强的身体。然而身体素质终究比不上城镇里的孩子,大学!在经过三年的奋斗后,叶航终于如愿以偿的来到了校园,在这里更是天天泡在图书馆,和体育馆,迷上了太极拳。太极者动静之基,阴阳之母,包含了很多朴素辩证法,让叶航在精神上得到很好的拓展,就算是人生也得到了比之同龄人更全、面更宽阔的世界观。有句话说的好,少见则多怪,见怪不怪,其怪自败。当你脑海中对这个世界充满了谦卑的探寻,自然这个物质世界会将自己的大门打开,任你探寻,往往暴力撬开,投机取巧而来的成果,终究是短暂的。当然要想做到知行合一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首先自己要做的就是让自己平静下来,这里《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和《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一个让自身不被负面坏情绪影响判断,一个叙说世界的由来,心中有数自然见怪不怪。按说平平淡淡的人生难得艳遇,难得富贵,命运却似乎和叶航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在考公务员期间,相貌平平,除了仿佛看透世界的眼睛,再难找到亮点,。然则就是这样的**丝一枚,取到了南航的校花,不得不说命运作弄人。一米七五的标准身高,媳妇一米七二,不论怎么看都是女孩子更高一些,s省,祥州市,永安港区,叶航的老家举行了简简单单的婚礼,女孩的爸妈没有到现场,到是不少同学来到了婚礼现场。热闹结束了,很自然一年后孩子出生了,是个男孩,眼睛和他特别像,即便是七年不曾起波澜的心,也是有些激动的。常年的锻炼叶航虽然没有强健的肌肉,然而周身的线条柔和顺畅,整体线条无比优美,精力充沛,自然夫妻生活很是和谐。自家更是拥有物流公司、超市、快递代理等等众多业务。日子忙而不乱也算是成功的典范了不是。不过今天去进货的时候叶航却再也没有醒来,当叶航给对方汇完款,货没拿到,人却被装进了麻袋,也许他们以为叶航再也醒不过来了,说话间没有了任何顾忌。“你说胡总是怎么想的,人家都结婚生孩子了,自己得不到就想毁灭了他们,实在是……”“是啊这个叶航可是当地有名的慈善家,可惜得罪了胡总。”“这你就不知道了,我听人说,这个段婉虞是当时南航的校花来着,跟那个胡总是有婚约的,想想,胡总是什么,只要他想要的从没有得不到的。”“不过想想也是,南航的校花就是不一样,这小子就算死了也值了,做鬼也风流吗!哈哈哈”“哈哈哈…”车上两人聊到开心处时不时怪笑几声。“到地方了。”其中一人突然严肃起来。“是啊该送他上路了,哎,我两又背负一条人命!”“习惯了,这次还好,段家本来对这小子就看不上眼,也不用担心段家的报复。”“这小子,命不好,红颜祸水啊,兄弟下辈子要记得贫田丑妻人生宝啊!啊啊!呵呵呵,原来这哥们早就醒了!”“什么怎么可能,我可是加了最大计量的麻醉,就算是大象也能麻翻两小时的。”叶航心里也知道自己是难逃一死,在明知道自己醒着的情况下,还唠叨那么多……“兄弟本不想你遭这份罪的,给个安乐死,可惜了了,动手吧!”他也不想多说什么废话了,胡总,那个酒囊饭袋,居然还是窥视自己的人真是讽刺,在叶航思考的过程中,对方一系列的动作已经完成,小船在浪花里颠簸不停,叶航双手反敷,脖子和脚上各绑着一块大石头。噗通一声,所有人都认为他再无存活的可能…沉入湖底的叶航脑袋磕在一块蛮好看的石头上,在暗金深蓝两种混合色下消失了。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