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鬼行 第五章 隔日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他意外发现我的视线後对我回以笑容问我干嘛,待我吞下嘴里食物後低声问他。「据说鬼也需吃东西,要我烧香拜佛给你果果腹吗?」  李朔想了想,摸着自己肚子。『奇妙的是我不饿,你不需要尤其烧香拜佛给我。再次提醒你一下,在外头别随便烧香拜佛烧东西,路边的游魂没人拜祭正巧换好衣服走出房间,便看到房门被老妈贴了一张便条,要我东西不要乱放,那一袋东西她放到阳台去了,今天要跟姊妹们聚会,要晚上才会回来,早午餐自己解决。。...

伴鬼行

推荐指数:10分

《伴鬼行》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不可名状的赛博朋克 金牌经纪人攻略 九星毒奶 重回七零:学霸小富婆 玫瑰伯爵的日常生活 体术之拳破九天 我的物品能升级 一剑行道 我是末世唯一的男人 极品全能保安



  我是不太熬夜的,更别说道已经早上五六点才就寝,我这一睡直接睡到下午两点闹钟响才醒,跟王辰泓约的时间是下午三点,我习惯让自己有一个小时的缓冲时间。

  换好衣服走出房间,便看到房门被老妈贴了一张便条,要我东西不要乱放,那一袋东西她放到阳台去了,今天要跟姊妹们聚会,要晚上才会回来,早午餐自己解决。

  撕掉便条下楼,李朔已站在楼梯口等我。在去王辰泓家前绕去便利商店买个三明治和饮料充饥,我好奇的看李朔,他发现我的视线後对我回以微笑问我干嘛,待我吞下嘴里食物後小声问他。「听说鬼也需要吃东西,要我烧香给你果果腹吗?」

  李朔想了想,摸摸自己肚子。『神奇的是我不饿,你不用特别烧香给我。提醒你一下,在外头别随便烧香烧东西,路边的游魂没人祭拜恰巧看你在烧东西凑过来闻闻香,说不准就缠上你讨饭吃,轻则运势低,差点就赔上小命了。』

  「谁会随便在路边烧那种东西啊…」喝下最後一口奶茶,拿着垃圾丢进垃圾桶往王辰泓家的走去。

  『并不是只有烧香纸钱等东西才会吸引鬼魂,鬼吃的东西就是一股气,烧东西如由那个东西从生到死的过程,这产生的能量是它们最喜欢的。当然每个人的口味都不一样,我还听说有的鬼个爱烧卫生纸的味儿。』李朔讲得认真,我是听得半信半疑的,那焚化炉附近不就围一堆了吗。

  王辰泓家是三层透天,父母大多时间都在外打拚,平日里他一人在家的时间居多,我妈看他老当钥匙儿童,时常邀他到家里吃饭,他父母也感激有人这样照顾他儿子,时常会送东西到我们家。有时甚至怀疑我妈根本就是王辰泓的保母,我也没兄弟姊妹,家里多了个王辰泓这个玩伴,我也乐得开心。

  按了门铃,五分钟後才见到王辰泓开门,看他乱翘的头发就知道是被门铃声吵醒的。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他漱洗,边把从水池拔出来的东西一一放在木桌上。

  昨晚根本没心思仔细瞧,这会儿我倒是看清楚了这些东西的原貌。在喷水池里拿出来的皆是有个拉环挂着一个像名牌的长方形铜片,王辰泓取的是一个小铜盘,盘子中间还有个凹槽,我把最初拿到的圆铜球放上去,球稳稳的立在盘中。

  『你把球转个方向看。』李朔站在正对面指着圆球,我照着他所指的方向一转,发现球体上被刻了一个像梵文的字,字不大,约我的指甲片那麽大,刻得也浅没仔细看还不容易发现。

  我把每个物件都看过,盘子底部的文字跟球是对应的,那些长形铜片上则是一些横竖的细痕,一开始我还以为是碰撞刮伤造成的,多瞧几眼才发现这痕迹都是刻上去的。我把三片以不同方向合在一块看,不管以甚麽方向拼凑,这三片铜片的线条皆能吻合,我不解其意望向李朔。

  李朔一直等到王辰泓回来才开口,王辰泓嘴里塞着昨天先买好的面包边听着。

  『你们取出来的这五个东西是用来代替原先我放在里面的东西,其实跟我原先放在里面的东西一样,只是上面的符号被改写,把原先的阵型给反向了。这东西没有一个称呼,甚至形状材质也都不一定,主要作用是安定地方气场。那所学校气场本就不稳定,本身气息较弱的人就容易受影响,当时那位女学生气运低迷时又遇上情伤,受了影响而投池自杀,心有不甘便开始作乱。学生们以讹传讹,校方当然怕事情传出去影响招生,便找到我爸来处理此事,但我爸当时以要让我有更多实战经验为由丢给我处理,解决了那女学生的问题,便是稳定学校气场。只是不知道是谁把东西给换了,把地方的污浊之气全反向回来,没猜错圆球里面应该是我的头发,我会出事估计也是这个原因。』

  听了李朔讲一大串,明了个大概,那现在把东西都取出来了,学校不就又恢复气场不稳定的状态了嘛!之後又会有人出事?还有再取东西听到的声音又怎麽解释?最後的耳鸣呢?我把疑惑一股作气的提问,李朔点了点头问我们听到甚麽声音,我把我听到的声音形容了一遍,与王辰泓不同的事我听到的只有窸窣声,他听到的是有人直喊快一点,原本以为是我在催促他,事後回想起来,那声音比我的声音还要低沉。

  李朔嗯了一声问所以听到的声音是有男有女吗?

  见我们点头後他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或许这两个人我认识,长相我记不太清楚,依稀有个印象。我做得这事同行不算少,多少都会为了抢生意而做些见不得人的事,就算按着规矩来,也会因生意好惹人眼红。这行里有一个男女搭档算小有名气,也不知道我哪点惹上那女的不高兴,三番两头抢我这边的生意,这次是发狠要把我弄个半死不活,也不怕我找上他俩故意留下线索,也就是你们听到的声音。至於耳鸣,那只是气场变化产生的短暂不适罢了,没甚麽大不了的。』

  「既然知道凶手是谁了,你可以去找那二人组解决你们之间的恩怨,我们最多只能做到这,对吧?辰泓。」明白始末,终於逮到机会可以跟李朔说再见了,我看着王辰泓寻求他的支持,他不负所望,连忙点头。

  「朔哥,你能想起双人组表示你记忆正在慢慢恢复,我跟朱池也算是尽心尽力的帮忙了,但你跟别人的恩怨不是我们可以解决的,解铃还须系铃人啊!我们真只能帮到这了。」

  李朔对於我们的反应并没感到意外,只是耸耸肩咧嘴笑。『对方敢留下线索便表示他们能料到总有一日我会找到人帮我回阳,你们破了阵法就不认为他们会亲自找上门?』

  王辰泓脸色瞬间难看。「朔哥,你不是说不会害我们吗?怎麽反而挖坑让我们跳。要是对方找上门,我和朱池一介凡人比不上他们有工夫的,他们两指一掐一命呜呼都有可能。」

  虽然整件事都是逼不得已,但知道自己是这麽被利用仍感到愤怒,我指着李朔就大骂。「李朔,你做人也太不厚道了,就算不愿意也还是帮你取出这些东西,你不感激就算了,明知对方会找上门还让我们去干这种危险的事,有良心吗你!」

  『怕甚麽?有我在有甚麽好怕的。再说一开始我并不晓得是甚麽原因,等你们把东西拿出我才知道,怎能怪我呢?』这时李朔看上去还挺委屈的,我不免想自己刚刚是不是太凶了,他要是一开始就不管我们死活,又何必跟我们解释。

  「我知道了,那你想要我们怎麽做?硬碰硬是真不行。」

  『对方不知道我们有多少人,这段期间你和王辰泓就跟平常一样,到时他们找上门也只会找被我跟着的你,王辰泓就当後援,要是真出甚麽事还可以喊喊救命。』

  我看看王辰泓,他似乎松口气,发现我在看他还给我拍胸脯竖起大拇指,回想一开始他的怂样真担心他靠不住。

  『等等我会教王辰泓画一个符型,紧要关头应该用得到,这整个过程朱池你完全不能参与也不能观看,如果看了就会失去应有的效力。』

  「可是我甚麽都不会,这样会有用?」王辰泓退为後援人员喊喊救命或许会,但要他画符念咒这是直接初心者跳级高等魔法师程度啊。

  『每个人多少都有些灵力,只是有没有发扬光大罢了,只要你相信那就有可能变成是真的,就连语言都有一定的效力在,这就是所谓的言灵。相信你自己就行了,你去找张红纸裁成五公分的正方形,再准备一只黑色签字笔,之後去你房间。』

  王辰泓听完立刻跑去他爸的房间找东西,此时李朔已经上楼独留我一人在客厅,我很好奇那会是怎样的东西,同时也有些不平明明受难的是我,为什麽能学画符的是王辰泓,怎麽说也应该是让我先学好保身吧!

  等我再看到他们俩出现在我面前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後了。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