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鬼行 第二章 闲聊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更本会浪费了力气在人身上,李朔手搭在肩上的感觉是实实在在的,那他会有多大力量?这怕是请通常法师处理方式都难。  「那怎幺办?他跟我说我了跟他分不开了,么是要抓我当替身好投胎转世?」我慌了,这一整件事得多莫名其妙,我的人生就仅有那麽短短二十多年「那怎麽办?他跟我说我已经跟他分不开了,难道是要抓我当替身好投胎?」我慌了,这一整件事来得莫名其妙,我的人生就只有这麽短短二十几年?。...

伴鬼行

推荐指数:10分

《伴鬼行》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玖宵传 世界树的游戏 斗罗天空之神 我真的不想努力了 带着军需来大明 网游之金刚不坏 木叶之一拳之威 魔妃无霜 漫威之怪物猎人大世界 北地巫师



  在李朔来找我们之前,我又跟王辰泓解释一遍,并询问他是否也见过李朔,不然李朔怎麽会说他面熟,王辰泓左思右想实在想不出来自己在哪见过李朔,还有,在李朔触碰到他肩膀的那一瞬间,彷佛被丢到冰库里全身发冷,他从来不知道被那东西碰到会是这种感觉。他说他曾在某个文章看到,大部分的鬼魂是碰不到人的,就算要使东西移动也得费好大功夫才可能移动一分,或许几个顽皮鬼就爱捉弄人,要不就有冤屈要请人帮忙,不然很多时候他们根本不会浪费力气在人身上,李朔手搭在肩上的感觉是实实在在的,那他会有多大力量?这恐怕请一般法师处理都难。

  「那怎麽办?他跟我说我已经跟他分不开了,难道是要抓我当替身好投胎?」我慌了,这一整件事来得莫名其妙,我的人生就只有这麽短短二十几年?

  「不对,如果他真要抓你当替身何须要跟着你回来?抓交替都是发生在事故现场居多,直接让你发生一样的意外而死亡,可是他是跟着你回家,也不像冤亲债主的…或许他真的是有甚麽事需要你帮忙。」王辰泓抓了抓头咋舌。「为什麽我也会看得到他呢?照理说他要你帮他的忙,没道理我也会看得到他。」

  「因为他觉得你面熟?会不会只要跟他有关系的人就能看得到他?他觉得学校熟悉,觉得你熟悉,他跟我们同校?」这样又说不通,我跟他怎麽可能有关系?

  『我没在这读过书。』李朔突然的出现,吓得我们两差点没尖叫,这池塘虽然在偏僻的校园角落,但旁边还是有教学大楼的,更别说前面几步距离还有学生餐厅。

  他看到我们的表情先是在一旁大笑好一会儿,才又转向王辰泓又问了一次他的名字,王辰泓也只好据实以报,他都能直接触碰到自己的,要逃也逃不掉。

  我看李朔在知晓王辰泓的名字後似乎在思考甚麽,想着不如趁这时候把话说清楚,有王辰泓在,要是真有甚麽万一,他还能去求救。「李朔,老实跟你说,我真的没有能力帮你甚麽,你还是别缠着我了,要你真有甚麽冤屈我去找个法师道士,你去跟他们申冤去。我朱池就只是个普通阿宅,真的没办法帮你,请高抬贵手放过我吧!」

  李朔脸色一沉的看着我,周遭温度似乎下降了十几度,我下意识的往王辰泓身边挪,王辰泓一巴掌往我背打下去怒道。「你个傻子有人这麽说话的嘛!」

  被这麽一打,差点没咳得翻过去,疼得我直哀嚎摸着被打得发热的背部,这王辰泓发甚麽神经。「你干嘛啊!想打死我!唉唷…痛死我了!...」

  王辰泓也不理我,竟然直接跪伏在地上。「李朔,李大爷,朱池只是一时慌乱,人嘛!又不是天生阴阳眼,突然看到…看到兄弟您自然会害怕的,还请您别见怪。既然我们相遇就是有缘,只要我们帮得上忙定会帮忙,有事您请说,我和朱池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听到这些话,我嘴巴张的下巴都要脱臼,从来没见过王辰泓这麽窝囊,小时候在我们这群孩子里,他还是最会打架的,今天却成了这个模样,以後还能靠他吗?

  噗一声,李朔放声狂笑,摆手要我们等他缓过来。

  我不知道原来鬼也会笑到岔气,在他笑得人仰马翻的时候,我拉起王辰泓不让他继续跪着,既然他靠不住,就只能靠我了,他这样对着空气下跪,路过的人瞧见还以为我们在干嘛,难看。

  好险下一堂没课,等到李朔笑完已经打上课钟了,池塘周围走动的人明显的减少,依稀能听到教授用麦克风讲课的声音。李朔站直了身子看看我们,嘴角不住抽动。『我并没没要取你们的性命的意思,只是想知道为甚麽我会变成这个样子。你们要知道当一个游魂是很痛苦的,他们找不到家也寻不到该走的路,只能饿肚子在路上游荡成为孤魂野鬼,要不就找个运势低的缠上去…欸,别这样看我,我是逼不得已被你带回去的。要不就是游荡等着哪日遇上有人在路边烧东西或者普渡的时候图个温饱,剩下的时间就是到处晃找个地方窝,跟流浪动物还挺像。但我不同,你们看。』他指着自己,我和王辰泓看老半天也瞧不出甚麽,他看我们不说话,又接着。『看仔细,我的成色。』

  我啊了一声,上下打量着。「甚麽啊?你是水果还是瓷器?鬼还谈成色?」

  王辰泓咋舌。「朱池,你脑子能不能转一下?李朔应该是在说他的透明度。」听他这麽说我才注意到李朔的确不像人家说的鬼总是透明带点轮廓,或者是雾气蒙蒙,他很明显甚至连肤色都看得出来,他不黑但也不是很白,大概就是比市售的奶油在深一点点。

  『还是王辰泓聪明,朱池要跟他多学学啊,不然以後会很辛苦。』李朔用一种关爱又欠揍的表情看我,我只能假装没看到,问他所以咧,他绕过我们走到亭子的正中央停下抬头看着上方。『所以我怀疑我还没死透。灵魂是会随着时间越来越淡薄的,除非有多大的执念,否则一般都像雾气虚无飘渺。我会被你带回去,以及你的朋友也看得到我表示我们之间一定有甚麽联系。』

  我和王辰泓户看了一眼,两人连忙摇头。「不不不,我敢保证我不认识你,也不记得有你这样的亲戚。」

  李朔呵笑,看着我们,指着亭子上方。『有甚麽联系,之後一定会明白的。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个亭子上面明明还有一个空间,但为什麽没有通道上面的楼梯?』

  被他这麽一问,我才想到我们所在的这个凉亭,不是外面那种上面直接就屋顶的,而是网上还有一个空间,四面都有可以双开的窗户,再上去才是砖瓦屋顶,外围是被水环绕,前面与右後方各接着一条中式的水泥桥,如果要上二楼,只能在池塘里架一个长梯爬上去,可是这样有何意义?

  有二楼的亭子不算罕见,在很多庙宇常会见到这种亭子,会在亭子的正中央有个旋转楼梯上去,这个亭子既然没有往上的阶梯,又为何要在上面多弄个空间?难道是经费没处花,乾脆多弄一层把钱给花费掉?

  「我听过同学说过这个故事。」王辰泓说这话的时候往水泥桥的来的方向挪过去。「原本这个亭子是有通往上面的楼梯的,但是因为一些事故,就把楼梯拆了。」

  我看他挪,也跟着若无其事的走过去,边假装也在观察的问有甚麽事故需要把梯子拆了。

  『为了把二楼留给一个学姊用。』

  这句话几乎是李朔跟王辰泓同时说出口的,我听得是寒毛竖起。他妈的,我还三天两头往这跑,觉得这里清静。难怪王辰泓在下午五点之後绝不跟我在这聊天,原来不是因为这里暗不安全,是因为这里有鬼!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